人事 l 延长石油新任书记、董事长人选

  陕西省委组织部昨天晚些时候公示了延长石油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新人选,兰建文将出任此职位。

  兰建文,1964年11月生,陕西大荔人。1997年10月入党,1986年8月参加工作,全日制大学学历、工学学士,在职研究生学历、管理学博士,高级工程师。

  现任省政府副秘书长、机关党组成员。

202009251134204255.jpg

  本次的任命中,兰建文拟任: 陕西延长石油集团党委委员、书记,

  陕西延安油气公司党委委员、书记,

  陕西延长石油集团董事长、

  陕西延安油气公司董事长人选。

  延长石油是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之外的中国“第四桶油”,是当时仅有的几家拥有石油和天然气勘探开采资质的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的反腐浪潮中,延长石油这个陕西乃至西部的巨无霸,成为漩涡的中心之一。

  3年前,延长石油旗下延长油田总经理王书宝涉嫌受贿罪被查,这是西部首个世界500强、陕西最大的公司——延长石油集团旗下最重要的分公司、资产超过1000亿元公司的总经理。

  今年3月初,公诉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4天后,延长原董事长贺久长被同时审查、双开。在此前后,贺久长上一任延长掌舵者沈浩也被拿下。

  几个月前,我们撰写了延长石油集团从清光绪年至今延长石油的历史,全文如下:

  电灯发明以前,就算是唐长安那样的大都市,也只有除夕夜上元节那样的夜晚才能用火把彻夜点亮夜空,世界上大部分地方的晚上都是一片黑暗。

  但清初的延长却可以“光明常不夜”,要知道,那时的延长不过是偏僻落后的西北小城,怎可做到这样?原因在于,延长有一种井,一层油浮在水面,颜色像油漆一样,有腥臭味,染在衣服上不易洗干净。

  延长人用鸡尾翎毛轻轻擦过水面,拾取收集这种油,很快,他们发现这种东西用处多多。染坊用它染色、大夫用它治疗牛羊癣等皮肤病。它最大的用处就是点灯了,有了这种油,延长人从此可以“燃之亘宵旦”。

  这种“可燃油”在北宋时就被当时的科学家沈括命名为“石油”。

  延长石油在后来的几个朝代里,都处于自由开采状态,一度“井上人争跨”,被列为地方名胜延长八景之一。尽管如此,石油依然是民间零星副业。就像对待枪炮一样,其价值未能引起封建王朝的重视。

  情况直到清末才开始有变化。近代工业开始萌芽,对于石油的需求量不断上升,然而当时中国并没有规模开采的能力。

  那时的中国,但凡有点价值的东西都有外人惦记。20世纪初,有一个叫汉纳根的法国人,到延长作了一番侦察后回到天津密谋私签合同,企图掠夺延长石油开采权。

  消息传来,陕西人义愤填膺。陕西巡抚在全国人民护路保矿爱国声势下,将开采权收为国有。随即,陕西巡抚曹鸿勋上奏清政府并获准试办“延长石油厂”。

  这时,清政府每年进口石油花费的白银高达1500万两。清政府为了改变石油完全依赖进口的状况,开始尝试开采。1907年钻成的延一井,是中国陆上第一油井。中国陆上石油工业由此发端。

  延一井成功开采的消息传到北京,光绪帝非常高兴,这意味着中国大陆不产石油的历史结束了。不巧的是,此时的清朝已处在落日余晖中,而石油的开采只能加速时代的变换,无法为其维持统治助力。

  延一井1934年枯竭,1985年国务委员康世恩为其题名:“中国陆上第一口油井”。

  1996年,国务院公布“延一井”旧址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列为“中华之最”,延长有了“石油圣地”之说。

  封建时代落幕了,而陷入旷日持久战争状态的中国,石油大展身手的时代才刚刚开始。

  1935年,中央红军到达陕北。因着经济封锁,陕北物资匮乏。厂长陈振夏临危受命,不管刮风下雨,夜以继日搞生产。

  延长石油因陋就简,土法上马,及时生产出军民所需的汽油、煤油、蜡烛、蜡片、擦枪油、凡士林等产品,交换了大量紧俏物资,打破经济封锁,保证了红军战争创伤的快速修复。

  擦枪油

  这时的延长石油厂成为了红军半个军工厂。

  漫长的战争中,低迷的气氛也在石油产业频传的捷报中消散去。当时的前线在资源方面很大程度上靠延长石油支撑,“功臣油矿”之名由此而来。

  1944年,毛泽东特别为延长石油厂长陈振夏题词“埋头苦干”。这后来也成为延安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

  新中国成立后,整个中国的经济进入一个长时间段的困难期。但延长石油却不断刷新记录,在1959年原油产量突破1万吨。

  最艰难的六七十年代,延长石油深陷外部资金不足,内部技术落后困境。但那个凭借理想主义信念就能战胜一切困难的年代,延长石油想尽办法做技术革新,实施爆炸、压裂等增产措施。由此度过时艰。

  延长人的贡献不止在延长。为了打破外部“半月式”封锁,中国大力探寻新油田。延长石油不断向全国各地输出石油人才,克拉玛依、大庆、胜利、中原、长庆等油田的钻探和开采,都有延长石油人的影子。

  中科院院士、大庆油田的发现人之一李德生,就曾是延长石油人。他曾长期在延长做采油地质工作。他开办的“地质培训班”,为延长石油培养了不少石油探测开采人才,其中很多后来去了全国各个油田。

  一代石油人的努力得到了斐然的成绩。从1966年到1978年,中国由“贫油国”跃居世界第8产油大国。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延长也迈进了快速发展的时期。由于陕北地质特殊,油井呈蜂窝状,彼此不连通,特殊的地质不适合大规模开采。延安、榆林相继成立14个县区钻采公司。也是从这时开始,延长石油开始了集团化之前的“混沌期”。

  当时的陕北,漫山遍野都是正在运转的小型采油机,“黑油”满山都是。年久失修,很多井口设备大部分有着老化现象,以至于变得铁锈斑斑。“陕北遍地是油”的说法,就是那时流传出来的。

  当时靖边一名出租车司机曾对媒体说:“这都是随便开采的,只要机器就能上手。采出来以后,油流的到处都是,根本没人管。”

  1998年底,延长石油工业集团公司正式组建成立,这是陕北石油企业整合重组的第一步。但整合的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整体来看,这时的陕北石油其实处于一种无序状态。特别是2002年之后,随着煤炭价格的上涨,榆林成了中国的“科威特”,延长成了中国的“中东”。陕北甚至形成偷油—炼油—卖油产业链日渐庞大,当地一些农民甚至靠偷油度日。

  2005年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重组成立,属于陕西省国资委监管的国有独资企业。直到今天,2005年的企业重组整合都被认为是延长石油走上“花路”的重要节点。

  延长石油两次重组才归于有序,历时8年多,原因在于背后各方关系错综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

  延长石油重组,表面上看是14个县区各自为政管理混乱、外部对环境污染严重亟需整顿,但透过这些现象向下看,底层逻辑实际上是对资源的争夺。

  陕西原本对延长实行总分公司体制,作为省直企业管理。然而世纪之交国际石油市场剧烈变动,原本在陕北山中低调发展的延长,被中石油盯上了。

  2000年初,中石油提出要将陕北的地方石油公司收归该公司所有。虽然此事未果,但陕西意识到不能继续放任延长混乱下去了。于是火速提出延长重组计划。

  延长石油重组主要围绕三个方面展开。

  首先,搭建资源信息共享平台。当时14个县区各自为政,严防自家技术和勘探图纸,甚至企业之间“老死不相往来”。延长石油搭建平台,让他们资源共享,节约沟通成本的同时极大地提高了勘探成功率和采收率。

  如延长石油建立的技术专家库、技术数据库,制定严格技术标准,采用“注水开发”技术,将原本10%的采收率提高到20%以上。有专家对媒体称:“这相当于新增一个油田。”

  其次,合理配置原料与产能提高经济效益,不再按照行政区划分油田。不合理情况有,子长县瓦窑堡钻采公司离永坪炼油厂仅30公里,可是隶属关系决定其必须把油送到220公里之外的延安炼油厂去加工。

  重组后,延长石油进行了最优配置。如永坪炼油厂检修期间,总部就将原计划配置给它的6.5万吨原油调往延安炼油厂加工,保证各炼油厂的加工能力一直处在满负荷运行状态。

  再次,解决无序开采造成的污染问题。重组前,凡有油厂的村镇,油井旁污油横流,河水也被严重污染。安塞县建华镇村民曾抱怨,污染严重,地上种什么也长不好。百度贴吧、论坛中总有当地居民抱怨污染。

  重组后,钻采公司更换了储油罐,采出原油后通过封闭的管道直接流入罐中;开始在油井附近修建污水池,集中处理污水。

  此外,延长石油还在油井场道路上植树种草、绿化道路。

  重组后的2006年,延长石油生产原油926万吨、加工原油970万吨,分别比上年同期增长10.5%和15.75%;实现销售收入400亿元,同比增长33%。效果明显。

  此次重组整合,延长最大的收获就是走向了有序化、环保化发展之路。

  完成重组整合后的延长石油,自2007年开始,进入高歌猛进的时代。2016年跻身世界500强企业,排第325位,到2019年时又上升到第263位。

  延长石油能成为世界500强,底层逻辑清晰。

  2007年开始,延长石油注重油气并重。实施下去后可以说是立竿见影。这一年,其原油产量、炼油加工量和油品销售均突破1000万吨大关,成为中国新兴的千万吨级大油田。

  此后两年,延长石油先后成立油气勘探公司、研究院、榆林能源化工公司(后更名为陕西延长中煤榆林能源化工有限公司)、国际勘探公司、矿业公司、延安能源化工公司、产品经销公司等新的专业板块和直属子公司。

  2010年,延长石油销售收入突破千亿元大关。此外,延长石油还通过并购将触角伸到了非洲、北美洲、东南亚等区域。所谓强者更强的道理在延长石油身上被验证。

  就这样,延长石油成为油气探采、炼油加工、管道运输、产品销售上下游一体化,油气煤盐综合化工、装备制造、工程设计与施工、技术研发等产业综合发展的新型能源化工企业。

  尽管西部有着重庆、成都等地的一众极有竞争力的企业,延长石油还是成为西部第一家世界500强企业。

  延长石油成长为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之外的中国“第四桶油”,是最早几家拥有石油和天然气勘探开采资质的企业,陕西“钱袋子”由此而来。

  202009251135281111.jpg

      煤炭石油价格飞涨的那些年,陕北的暴富神话从陕西讲到全国。然而这时,硬币的另一面也开始逐渐暴露在公众面前,与长庆油田之争可谓是延续时间最长、对社会治安影响最大的。

  上世纪50年代开始,陕西政府慢慢将延长石油的管理权下放到延安地区。延长管理局由此成为了中国三大石油公司以外惟一具有石油开采权的地方石油企业。

  至此,陕北存在中石油的长庆石油管理局和延长管理局两个采油主体。石油价格低廉的30多年里,双方划定各自的“势力范围”,相安无事。

  可90年代后期,油气资源勘探发现,陕北将成为仅次于大庆、胜利油田的第三大油气生产区。于是,长庆油田与延长石油旷日持久的资源争夺战开始了。不是“文斗”,而是真刀真枪的“武斗”。

  ➭2006年,双方在榆林市靖边县青阳岔庙界山上发生了最严重的一次武力械斗,28辆皮卡受损,两人受伤,经济损失近千万元。

  ➭2014年,长庆油田和延长石油在靖边县发生百人持棍械斗事件,前后共持续17天,两方均有车被砸。

  ➭2017年,安塞、志丹和吴起先后爆发关于延长石油和长庆油田之间越界开采的冲突。

  ➭2018年1月底,长庆油田与延长石油,在位于榆林市绥德县两处村庄的天然气矿权发生冲突,长庆油田一名护矿人员被打伤。

  ➭2018年8月31日至9月1日,延长石油和长庆油田人员在绥德县境内的一井场,因井田开采问题,再次发生冲突,现场有人投掷了汽油瓶,冲突对峙人数超过200人。

  仅2018年,延长石油和长庆油田就多达10余次斗殴事件。

  其实,双方也曾尝试握手言和。2012年7月2日,延长石油与中石油联合组建陕西延安石油天然气有限公司。当时各大媒体曾用“和解”“破冰”来解读此事,认为这是双方和解的开始。

  后续事实表明,这完全是媒体的臆想罢了。石油开采,采上来的就是钱,谁愿意轻易放手?

  同时,延长石油不断曝出的污染问题,也从侧面验证了延长重组后的环保化之路,仅仅是个表象。

  延长石油下属企业的污染问题,曾不止一次被诉到政府。

  2019年1月,延长石油橡胶公司进出口运输车数未落实减少50%的要求被投诉到陕西生态环境厅。随后调查组公布其存在违法行为。就在这前一年,这一公司还曾因“炼胶废气治理工程未验收”被媒体报道。

  延长的污染问题甚至引起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注意。

  2018年7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关于检查大气污染防治法实施情况的报告,曾提及延长石油兴化公司低烟囱排放脱硫烟气,部分未经脱硫处理烟气从高烟囱偷排。污染问题通报到全国,延长算是在全国“露了一把脸”。

  媒体报道,2017年延长石油违法82次,其中39件涉及原油泄漏、掩埋,占总数的46%。不过可能他们根本不在乎,仔细看延长石油的违法操作就会发现,这几个通报对延长来说,“都不是事儿。”

  比起延长的违法行为,它的态度才是让陕北人气愤不已的。被曝光后,延长依然我行我素。也是,多则几十万少则几万的单日罚金,对于动辄几十亿做生意的石油企业来说,微不足道。

  人民日报社208坊都提出疑问:延长石油肩负着“为地方政府创收”的使命,似乎在环保执法中享受着某种特权,似乎执法太严会影响经济发展。

  此外,近年延长最大的问题——腐败,也在延长铁血猛进过程中显现出来,而且这场戏,至今仍在继续……

  延长石油之所以能在2007年后如此大刀阔斧,绕不开一个人,沈浩——延长石油前任董事长,现已被立案调查。

  沈浩,1952年4月生,江苏常州人。2007年初,沈浩由陕煤集团调任延长石油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前者是陕西最大的煤炭企业集团,但体量要比延长小。

  沈浩2015年卸任董事长,2017年卸任党委书记,而这10年是延长大刀阔斧开进的10年。沈浩掌舵延长石油期间,延长成为西部第一家世界500强企业。随后几年,延长在世界企业500强的名单中逐年上升,延长在陕西整体经济和财政中的权重也越来越大。

  如今延长石油在陕西、全国甚至全球的技术实力和经济地位,几乎都是在他任上达成的。可以说,是他,主导了延长石油的扩张之路。

  但同时,在他任上,延长石油贪腐案频发也是不争的事实。

  纪委监委给他“判词”中的权钱交易、权色交易,充斥着延长上上下下。省市各级政府、监察检查部门的投诉网站中,有着大量关于延长的投诉:

  ➭靖边采油厂上任一年的厂长郭小平公然明码标价副科级10万元,正科级20万元,队级5万元,并且放出话来:“谁想当官就放下买路钱。”

  ➭延安产品经销公司永坪服务中心原负责人马矿明妻子实名举报丈夫受贿包庇、存在不正当男女关系。

  ➭延长油田王治华霸占耕地,无奈400户农民抗爆求生……一时间,提起延长石油的腐败问题,陕北人就像祥林嫂一样可以说个没完没了。甚至陕北坊间多年前就有一个说法:“延长已经烂透了。”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需要解决的问题,延长的腐败开始逐渐被调查。

  延长石油腐败问题第一次引起大量关注还是2012年。当时延长石油集团及下属的油田公司、管道公司、炼化公司、延安炼油厂多名高管,陆续被西安市检察院反贪局带走调查,并在年底先后被判刑。

  而2017年8月,延长石油旗下总重要子公司延长油田总经理王书宝被逮捕后,媒体普遍认为,这件事代表了从延长开始,“陕西石油领域反腐盖子正在被揭开”。

  延长油田,占延长石油集团资产的三分之一,足见这个职位的分量。此后,陕西天然气、煤炭、石油企业及政府能源部门都有官员被查。延长石油的贪腐名单也在不断加长:

  ➭西安延炼工贸总经理兼陕西延长石油装备制造公司经理郑玉琦

  ➭延炼工贸副总经理陈明因

  ➭延炼工贸办公室主任兼装备公司副经理张一帆

  ➭装备公司副经理李钢、延长石油集团原副总工程师李兴

  ➭炼化公司机动设备部原经理郭浪

  ➭炼化公司原副总经理马永乐

  ➭延安炼油厂原副厂长兰铁栓

  ➭延长油田股份有限公司原人力资源部部长袁克勤

  ➭延长石油管道运输公司原集输站站长曹世亮

  到今年3月,延长石油两名前任董事长沈浩、贺久长接连被立案调查。这个名单添加了目前来看最重量级的两名延长官员。

  延长石油是陕西最大的国企,是中国“第四桶油”和陕西“钱袋子”,其内部从上到下皆有官员涉及腐败。延长这口井,远比我们想象的要深得多。

  当然,这也引出一个问题,陕西能源领域,究竟还有多少没被揭开的盖子?或许,多年后人们回忆起延长石油的这个时代,会被归纳为高速发展、蜚声国际、西部第一家世界500强,同时也贪腐成灾……

  3333333333333.jpg

        事物的发展终究逃不过物极必衰的原理。从2007年开始出尽风头的延长,在持续不断的外部资源争斗与内部腐败中,在2015年迎来了亏损的棒喝,净利润则亏损29.56亿元。

  一名石油产业从业者曾对媒体说,延长是陕西省管企业,投资体制本就有天花板,然而经济不好时还有着拯救经济的责任。

  为了带动经济,延长曾输血式收购了硝酸铵龙头老大兴化集团。然而这种方式只适合油价稳定时期,石油一旦出现冷热变化,延长主业务必然会受到影响。

  好在,延长石油后来又依托能源化工产业逐渐翻身。并在2016年成为世界500强。但经此一役,延长人的底裤露了出来。

  虽然2019年延长石油与陕天然气的重组,诞生了首个天然气全产业链巨头。但能源暴富神话的时代已经过去,陕西能源反腐体量最重的盖子被揭开之后,巨轮正在转向……

(责任编辑: 拓跋睿)

标签: 陕西 延长 延长县 延长石油

第二十一届西安国际酒店设备及用品展览会今日启幕

9月17日,由陕西省文化和旅游厅主办,陕西省商务厅、西安市商务局支持,陕西省旅游协会、陕西旅游饭店协会、陕西省饭店协会、陕西省餐饮业商会、陕西省烹饪餐饮行业协会、陕西省烘焙行业协会、陕西省洗染行...

2020-09-17 14:35:18

速看!今冬供暖,这些地方已公布缴费标准、方式

说到冬天,大家伙儿最关心的莫过于供暖啦!最近!小编发现两家供暖公司已经发布2020—2021年度供暖收费标准以及缴费方式。

西安

2020-09-15 13:47:53

媒体:在这个领域中国想低调 但实力不允许

中国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发射的可重复使用航天器,在轨飞行2天后,于9月6日成功返回预定着陆场。这次试验的圆满成功,标志着中国可重复使用航天器技术研究取得重要突破,后续可为和平利用太空提供更加便...

2020-09-08 15:53:40

美媒:10多亿美元挥霍殆尽,特朗普竞选团队面临资金荒

从2019年初至今年7月,特朗普团队筹集了11亿美元,但现在已经花了超过8亿美元。因此,团队中部分成员预测称,在距大选不到60天之时,共和党会出现严重的资金短缺

2020-09-08 15:49:51

西安荣获十大正能量城市称号

9月7日,阿里巴巴天天正能量发布《2019-2020年度正能量报告》,用数据的角度,解读中国民间爱与美好的变与不变。数据显示,陕西正能量获奖者主要分布在西安、延安、 铜川,西安荣获十大正能量城市

西安 正能量 社会正能量

2020-09-08 10:11:41

甘肃宏达铝型材公司生产安全事故致3死7伤

总台央视记者从白银市委宣传部了解到,2020年9月6日2时25分,白银市白银区甘肃宏达铝型材有限公司熔铸车间因现场工人操作不当发生一起冷却水闪蒸生产安全事故。6日10时,事故救援已经结束。经确认造成3人死...

2020-09-06 14:51:21

南京以1000万元支持10个攻关专项 助力商洛解产业难题

记者近日在“南京—商洛产业扶贫推进大会”上获悉:江苏南京计划以1000万元支持10个攻关专项,助力陕西商洛解决主导产业发展中的技术难题,并培养一批经济社会发展急缺人才和农村致富带头人。会上共签署了“...

2020-09-01 13:59:11

智库|内地三四线城市为什么要搞新基建,怎么搞?

 8月2日,在东方卫视《这就是中国》第68期节目中,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的院长张维为教授和国内知名通信业专家项立刚老师,共同探讨中国新基建建设。观察者网整理节目内容,以飨读者。

2020-08-23 18:33:30

双喜临门!秦岭大熊猫秦秦产下双胞胎

  记者在秦岭大熊猫研究中心采访时,亲眼目睹了大熊猫秦秦产子的过程,8月22号中午2点左右一对双胞胎熊猫仔仔生产完毕,两只宝宝目前都很健康,被工作人员抱进了育婴房。

2020-08-23 12:17:12

四点六亿元中央救灾资金拨付川陕甘渝

19日,国家防办、应急管理部进一步安排部署防汛防台风和救灾救助工作。财政部、应急管理部18日向四川、陕西、甘肃、重庆紧急拨付4.6亿元中央自然灾害救灾资金。针对四川多地出现城市内涝,乡镇农田被淹、道...

2020-08-20 13:34:57

新媒体矩阵

NEW MEDIA

  • 西部头条新闻
    热辣的新闻资讯,欢迎私信、直发@,爆料投稿。
  • 看西部
    立足西安,瞭望西部。
  • 井视频
    井井兮,有理也。
  • 魅力西部
    魅力西部,印象西安。
  • 西安味儿
    就想告诉你西安人爱的味儿。
关于本网 学会介绍 产品服务 合作伙伴 人员招聘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人员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