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成都:谁是西部第一城



近日,中国社科院公布《中国城市竞争力第17次报告》,两个城市的排名变化耐人寻味。


2018年和2017年相比,西安的经济竞争力下降了3位(29到32),可持续竞争力竞争力下滑7位(18到25),宜居竞争力下滑最严重,从24位直接到了51位。


另一边,西部另一城市成都不仅坐稳了全国经济竞争力前20的位置,还比原来上升了两位(15到13)。


一个降,一个升,西安和成都,谁更有机会成为真正的西部第一城?


加速的铁路,变化的两城关系


早在2005年,从西安到成都,火车要开12个小时以上。翻越秦岭时,即使是特快列车,也不过时速60公里左右。


可是从2018年开始,人们获得了另一种“时间体验”:从西安到成都,高铁只需要3小时。早上在西安吃了肉夹馍,到中午就可以在成都吃火锅。于是,外界不由得更多比较成都和西安这两个大城市的关系。


成都和西安,有着不同的历史记忆维度。


西安是最能代表中国古代传统的城市之一。汉唐盛世,那里是中国的首都。对那时活跃在西安的精英阶层来说,成都是既遥远、陌生又充满魅力的存在。早在战国时期,蜀郡太守李冰主持修建的都江堰,就保证了成都平原延续两千年的富庶。东汉末年,刘备所代表的正统政治势力以成都为根据地,试图光复汉室。而在唐代末年,随着社会陷入动荡,很多知识精英都漂泊到了成都。


如果说西安代表传统中国“正统”的话,成都则是一个后花园的角色:更稳定,也更富庶(农业意义上)。秦岭的阻隔,也保证了它文化上的独立性。对中央政权来说,如何缩短从西安到成都所需要的时间一直是一个问题。在中国进入“现代”的过程中,这一问题再次摆在桌面上。


宝(宝鸡)成(成都)铁路在1952年动工,1958年正式运营。1970年,成昆铁路全线竣工运营,从成都到昆明,得以用铁路联系起来。70后的中学语文课本中,就有一篇课文《夜走灵官峡》,讲述修建铁路的故事,主人公的两个孩子,取名分别是“宝成”和“成昆”。


中国进入高铁时代之后,西成高铁虽然晚于京沪,但它最终还是来了。其建设难度也显而易见。西成高铁自北向南穿越关中平原、秦岭山区、汉中平原和大巴山区,地质条件极为复杂。此外,在设计线路时还需尽量避开集中连片分布的自然保护区、水源保护区、风景名胜区等生态敏感区。




D0CDEBBCAB8BD9C34FBE5D169ABF8BC7A6B761E4_w502_h417.png

西成高铁路线图


要观察这条高铁给两地带来的变化,汉中是一个有趣的点位:饮食和语言上,这里更接近四川。在历史上,这里大多数时候都属于陕西所辖。高铁通车后,汉中到成都只需要2个半小时,在人的主观感受上,只相当于以前从江油(四川省下辖县级市)到成都。显然,高铁通车后,四川省对汉中的辐射力将大大增强。


这背后,也若隐若现西安和成都关系的某种变化。在漫长的前现代社会,蜀道一直很难。川人需要“走出去”,实现自己的远大抱负,不管是李白、苏东坡还是郭沫若,都实属不易。但是在高铁时代,方向可能出现颠倒性的变化:高铁通车后,很多西安人马上跑到成都吃火锅了。事实上,在西安的地铁二号线上车,人们可以一直在不露天的状态下,抵达成都的太古里。就这个意义上看,两地间的传统空间阻隔彻底消失了。


谁先“去西部化”,成为一个真正的“中心”


过去,对大多数成都人而言,“双城记”更多是指成都和重庆。而西安和成都之所以成为一对CP,还是与西成高铁大致同步。


在网上,比较西安、成都这对新CP的讨论里,有大量讨论“西安如何超越成都”的帖子,比如,如果西安把咸阳和渭南两个城市都“收编”,GDP就和成都只差一千多亿了。这句恰点中了西安目前的痛处。


据官方统计数据,2018年成都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53万亿元,名义增速为10.46%,同比增长了1453亿元。而2018年西安实现地区生产总值8349亿元,首次突破8000亿大关,位居全省第一,名义增速为11.75%。尽管西安的速度比成都快一点,但是从数据上看,两地的差距仍旧较大,成都几乎是西安的2倍。




成都和西安都是“大省会”。在四川,除了成都,GDP超过2000亿的只有绵阳和德阳,而成、德、绵的距离非常近。在陕西,除了西安,GDP超过2000亿的是榆林和咸阳,咸阳与西安的距离就在咫尺之间。“大省会”对全省到底是“吸血”还是“造血”,在学术界仍有争议,但在现实中,打造“大省会”则是一个不可逆的进程,只会越来越加剧。在陕西,人们讨论咸阳并入西安的可能;而在四川,德阳并入成都的呼声也很高。


更进一步,这两个城市不但能够辐射全省,也会将影响力扩展至更大区域。成都是西南的中心,西安则是整个西北的中心。




201907251935361325.png

大西安城市空间格局优化示意图


来源:西安市人民政府网站


在这个意义上,成都似乎更有后劲一些。大西南不论是人口、生态还是经济实力上都要比西北地区强很多。西安的地位,更是传统的“战略意义上”,或者是政治意义上的。相比之下,成都对云南、贵州的吸引力,则更为具体而紧密。昆明和贵阳最近几年活力都显著增强。随着成都到贵阳和昆明的高铁陆续通车,会有更多消费人群涌向成都。


尽管“国家中心城市”在国家政策层面到底意味着什么“优惠”,到目前尚不清晰,但是不管是西安还是成都,都是“国家中心城市”成员。这两年,在媒体推动的“新一线城市”榜单中,成都和杭州是其中的常客,这背后有政府的推动,也有成都作为一个城市的野心。事实上,至少在最近10年,成都一直在“脱西”的道路上狂奔,从十年前的“第四城”(北京、上海、广州之后的第四城)到如今的“新一线”,都表明了这一点。




6B7848D966A94504AF9297E6C673DA12C2547579_w827_h324.png

来源:《成都市城市总体规划(2016-2030年)》


相比之下,西安的定位略显犹豫,只是在最近几年,西安才抓住“国家中心城市”的概念,重塑城市品牌。不管成都还是西安,都面临着“重新定义西部”的时代课题,这也是中国经济向深度发展的必然结果。或许,要在这一轮城市竞争中最终胜出,最终会取决于谁先“去西部化”,成为一个真正的“中心”,而不是“西部中心”。


两个文化名城,双重都市性格


如果要摆脱“西部”的烙印,重新为城市寻求定位,文化就是两个城市都要倚重的东西。西安的战略是“加快建设具有历史文化特色的国际化大都市”,而成都则立志打造“世界文化名城”。


2019年全国两会前,各大城市都公布了自己上一年的成绩单。从“文化旅游”这个单项,也可以看出两个城市的较劲。成都在2018年接待游客2.4亿人次,增长15.8%,实现旅游总收入3712.6亿元,增长22.4%。西安市2018年全年接待海内外游客2.47亿人次、增长36.7%,旅游业总收入2554.8亿元、增长56.4%,西安成为中国十大热门旅游目的地城市第一位。


两个城市的表现都非常优秀,西安文旅发展的速度更快,但是旅游收入距离成都还差1100多亿。改革开放让沿海城市群领跑,但是如果有历史的眼光,把时间段拉长,成都和西安共同的比较优势则是足够独特的历史文化。问题只是在于,如何对文化进行创造性发展和转化。


在不少人看来,西安是“更有文化”的城市。兵马俑是世界奇迹,而陕西历史博物馆可以说收藏着整个古代中国。即便是碑林、大雁塔,也都有浓浓的历史沉淀、文化味道。


成都的“文化”则有点特别。在武侯祠里,不管是诸葛亮还是刘备,都是外地人;缔造都江堰的李冰,籍贯也不可考,是陕西人的可能性更大;而很多河南人到了杜甫草堂,通常都会有一种失落感,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河南诗人,看起来却像是一个成都人。


西安的文化,更多的是一种“墓碑型文化”。西安人自豪的是历史性的、地下的东西,这些文物很有价值,因此这也是一种“展览型”文化。“墓碑型文化”的价值,更多是作为一种“象征资本”。人们去博物馆或者碑林,更多是“瞻仰”。这些文化与历史价值又很难对一个消费者个体产生具体、紧密的价值,是颇具挑战的难题。




201907251936507917.jpg

图为西安大雁塔


相比之下,成都的文化则是“生活型”文化,在各大知名景点都有喝茶的地方,而不像西安的兵马俑和历史博物馆那样,有那么多人排队进入。 “文化”在这里地位没那么“崇高”,张飞牛肉干、李白咖啡、诸葛豆腐等打出名人字号的小吃随处可见。


同样,这两个城市附近的名山,也体现了其文化差异。人们到华山,目的多半是为了登山本身,而成都附近的青城山、峨眉山,则多一分“疗养”。所以,尽管西安作为一个旅游城市的名头更加响亮,但是旅游收入上则低于成都。这也和两个城市的底色有关,尽管成都和大多数城市一样,也在发展“新区”和“工业园”,但这始终是一个消费型的城市。




201907251938079731.jpg

图为四川青城山


有意思的是